瑞博国际会所 当你被“鬼压床”的时候,究竟发生了什么?

  • 阅读:1669
  • 发表于:2020-01-09 15:32:26

瑞博国际会所 当你被“鬼压床”的时候,究竟发生了什么?

瑞博国际会所,​又是一次全寝出席的卧谈会。

插门,关灯,拉帘。

小皮清了清嗓子,先开了口,你们,见过鬼吗?

小皮和大家分享的,是自己被鬼压床的故事[1]。

那天,她距离高考还有28天,压力巨大,每天愁眉不展,连续失眠了一个多礼拜。好不容易放假回家,想着能在家里睡一个安稳觉,就遇到了鬼压床。

据当事人小皮的叙述,她从噩梦中惊醒,发现自己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,不仅四肢动弹不得,连睁眼都做不到。虽然无法张嘴也无法出声,但是尝到了自己苦涩的泪水,还能感受到不知道是被泪水还是口水打湿的头发和枕巾。

凭着胸口的重量和窒息感,她猜到有神秘生物坐在了她的胸口。那一瞬间她脑子里闪过了无数数学公式和语文必背古诗词,还有那本没做完的《三年高考五年模拟》,连遗言都打好了腹稿。

想到即将告别这些,小皮心里竟然还有点小兴奋(图源:pixabay.com)

后来,她感觉有人走进房间,熟悉的脚步声告诉她这是妈妈来了!妈妈给她掖了掖被角,帮她抹了抹眼角的泪水。妈妈的到来把“鬼”吓跑了,“死里逃生”的小皮疲惫不堪,很快就又睡着了。

鬼故事到这儿还没完。后来,妈妈说当天晚上根本就没有进过小皮的房间!小皮先是吓了一跳,但是过了几天就改口说自己体质特殊能通阴阳,半夜得到(帅气的)鬼怪大叔相助才能在高考中超常发挥和隔壁省的高考状元成为舍友。

不要怪小皮封建迷信,“鬼压床”这个事情,自从被人们发现并记载下来,就一直是各种神神鬼鬼在背锅。

对没错又是罗马(图源:pixabay.com)

公元前2000年的罗马帝国,有个妖怪叫“incubus”,那个时候,所有吓哭小孩子、吓坏小姑娘的坏事都是incubus干的。拉丁语中的“incubus”是“坐”的意思,妖怪坐在了人的身上,人不能动弹,还会做噩梦。这是最早的有文献可循的“鬼压床”。

之后的几个世纪,女巫传说逐渐变得热门,“鬼压床”紧跟时代的发展,主人公从“incubus”变成了“女巫”,不再是纯粹的妖怪,而是拥有邪恶魔力的形象,喜欢在夜深人静中寻找猎物。

再后来,ufo事件沸沸扬扬,人们似乎都非常相信有外星人悄悄拜访了地球。于是,“鬼压床”的主人公又变成了外星人,专挑半夜三更绑架地球人,试图窃取地球人的dna[2]。

(图源:pixabay.com)

时至今日,“鬼压床”依然是茶余饭后的绝佳谈资,不仅能够在寝室卧谈会时渲染气氛,还能使舍友之间的感情迅速升温,大家纷纷表示“我在某某时候也遇到过类似情况”,交流过这段历史,咱们就是“过命”的交情了。

没错,“鬼压床”的出现频率远比想象中频繁。但是,巫婆也不是谁家的小孩都想抓回去炖汤的,外星人也不是谁的dna都研究的,之所以如此常见,是因为,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灵异事件,而是一个睡眠事件。

所以,我们被“鬼压床”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呢?

“鬼压床”,正经名字叫“睡眠麻痹”,一般发生在刚入睡或者刚醒来的时候,当事者往往精神清醒,但是行动和语言功能被封印,具体感受在经过无数口传讲述和科学大数据研究之后,被分为了三种:

第一种,感到有人打开门走进房间,可以听到门轴转动的声音和脚步声,偶尔屋外月光充足,还能感受到眼前有阴影飘过,仿佛有小倩夜会宁采臣,但是下一秒她姥姥就要张开血盆大口吞掉你的《三年高考五年模拟》;

第二种,感觉胸部受压,呼吸困难,隐约有个人要用枕头闷死你或者用裤腰带勒死你;

第三种,感觉自己在天上旋转、跳跃、闭着眼,不仅身轻如燕,还可以在空中完成反身屈体五周半并且入水没有水花。

好好的睡个觉,怎么就成了这样呢?究竟是“见鬼了”?还是在做梦呢?

《the nightmare,1781》(图源:wiki)

睡觉,可不是“眼一睁一闭”就可以概括的简单事情。科学家眼里的睡觉,分为多个阶段,对应脑电波、神经细胞、肌肉、呼吸等一系列变化。简单来讲,一夜睡眠大约分为5个周期,由快速眼动睡眠(rem)和非快速眼动睡眠(nrem)交替进行。

其中,非快速眼动睡眠是深睡阶段,“睡得像死猪一样叫都叫不醒”基本发生在这个时期。经历快速眼动睡眠的人多半在做梦,脑电波和清醒时类似[3],神经元甚至比清醒时还要活跃[4],但是肌肉却失去张力,即使在梦里飞檐走壁,现实里也一动不动。

诶,脑子清醒,身体不能动,怎么有点像被“鬼压床”的小皮?

欧仁·蒂维耶(eugènethivier)制作的噩梦鬼雕塑(图源:wiki)

没错,快速眼动睡眠阶段是睡眠麻痹的主要发生时段。研究显示,经历睡眠麻痹的人,往往睡眠周期被打乱,快速眼动睡眠支离破碎,神经元胡乱“放电”,使人产生一系列错觉[5]。

所以,事情的经过应该是这样的。处于快速眼动睡眠阶段的小皮从梦中惊醒,发现四周一片漆黑,自己还失去了行动能力,而此时此刻,她的大脑右侧顶叶皮层有那么一点点的功能障碍,导致传入的感觉信号发生了错乱,大脑自动“脑补”出一个“鬼影”,造成了房间有人入侵的假象[6]。

而在快速眼动睡眠的特征中,本身就包括了呼吸变浅、呼吸频率增加、部分气道阻塞、出现缺氧症状等特征[7],这些感受传递给不太正常的大脑,就变成了“有人坐在我的胸口”或者“有人试图用枕头闷死我”。

画家笔下的莉莉丝夫人(图源:wiki)

同时,以上两种情况都有可能激活大脑的威胁警惕系统[8]。这个系统的激活会把恐惧感无限放大,于是,树影变成了小倩,小倩又变成姥姥,最后变成了莉莉丝。(我们将在文末隆重介绍这位亚当的前女友,但是现在,大家了解莉莉丝是小倩的终极版就可以了)

至于睡眠麻痹的第三种感觉,就没有前两种那么可怕了,不仅不会让人感到害怕,甚至有点浪漫。神经学假说认为,睡眠麻痹中,协调身体运动的机制被激活,但是身体无法发生实际运动,所以产生了漂浮感。产生这种感觉的人往往更重视自身的体验和感受,这种对自身的关注掩盖了对妖魔幻觉的恐惧,幸福走在了黑暗的前面。

当然,睡眠麻痹并不能借此洗白。全身瘫痪换来的幸福感短暂且虚无,绝大部分人还要被莉莉丝吓得魂飞魄散,如何避免被莉莉丝敲门,才是正经人该思考的问题。

首先要说明的是,睡眠麻痹的发生非常普遍,8%-50%的人会出现睡眠麻痹的症状,而大约5%的人会定期发作[9]。所以,即使真的被鬼压了床,也不要害怕,绝对不是意味着你做了亏心事,也不能说明你是宁采臣。

与睡眠麻痹发生风险相关的因素很多,失眠、睡眠不足、睡眠不规律、压力大、身体疲劳,都有可能造成睡眠周期紊乱,发生睡眠麻痹。同时,仰卧位的睡姿更容易阻塞气道,也增加了发生睡眠麻痹的风险[10]。

仰卧位睡眠示范(图源:pixabay.com)

避免睡眠麻痹的方法,归根结底还是好好睡觉,养成健康的睡眠习惯。如果睡眠麻痹发生得太过频繁,可以根据医嘱使用一些三环类抗抑郁药物或者选择性5-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[11]。

最后,还是要告诉大家,睡眠麻痹真的不是什么大事。如果你半夜醒来尿急,并不想和莉莉丝交流感情,可以试着先动一动眼球,之后眨眨眼,动动嘴,逐渐恢复肌肉张力,然后翻个身,把莉莉丝甩下去。

要相信,下一个鬼更美。

dw暗语

相传,莉莉丝是亚当的第一任妻子,世界上的第一位女性。这是个好强的女孩,她拒绝居于亚当“之下”,认为他们两个都是由“尘土”制造的,不应该高低不同。上帝不满于莉莉丝的作风,派出三个天使追杀她,要求莉莉丝在屈从亚当和身葬大海中做出选择。莉莉丝逃脱追杀之后,为了报复亚当和夏娃的后代,成了夜间吞食人灵魂的恶魔(作恶手段由于太过黄色所以被系统屏蔽了),她的后裔被称为“魅魔”[12]。

参考文献:

[1] https://www.yahoo.com/lifestyle/happened-ive-having-sleep-paralysis-160000376.html

[2] https://wellcomecollection.org/articles/w9bedbiaahu08evg

[3] matarazzo l, foret a, mascetti l, et al. a systems-level approach to human rem sleep[j]. rapid eye movement sleep: regulation and function, 2011, 8: 71.

[4] steriade m m, mccarley r w. brainstem control of wakefulness and sleep[m]. springer science & business media, 2013.

[5] walther b w, schulz h. recurrent isolated sleep paralysis: polysomnographic and clinical findings[j]. somnologie-schlafforschung und schlafmedizin, 2004, 8(2): 53-60. doi:10.1111/j.1439-054x.2004.00017

[6] jalal b, ramachandran v s. sleep paralysis and “the bedroom intruder”: the role of the right superior parietal, phantom pain and body image projection[j]. medical hypotheses, 2014, 83(6): 755-757. doi:10.1016/j.mehy.2014.10.002

[7] cheyne j a. sleep paralysis and the structure of waking-nightmare hallucinations[j]. dreaming, 2003, 13(3): 163-179. doi:10.1023/a:1025373412722

[8] cheyne j a, rueffer s d, newby-clark i r. hypnagogic and hypnopompic hallucinations during sleep paralysis: neurological and cultural construction of the night-mare[j]. consciousness and cognition, 1999, 8(3): 319-337. doi:10.1006/ccog.1999.0404

[9] sharpless b a, barber j p. lifetime prevalence rates of sleep paralysis: a systematic review[j]. sleep medicine reviews, 2011, 15(5): 311-315. doi:10.1016/j.smrv.2011.01.007

[10] cheyne j a. situational factors affecting sleep paralysis and associated hallucinations: position and timing effects[j]. journal of sleep research, 2002, 11(2): 169-177. doi:10.1046/j.1365-2869.2002.00297

[11] stores g. medication for sleep-wake disorders[j]. archives of disease in childhood, 2003, 88(10): 899-903. doi:10.1136/adc.88.10.899

[12] cox a m. sleep paralysis and folklore[j]. jrsm open, 2015, 6(7): 2054270415598091. doi:10.1177/2054270415598091

本文作者 | 王雪宁

作者本人还从未见过莉莉丝,有点想

感谢友情出演的小皮同学

天津十一选五投注